狐仙的传说

狐女

从前,扶风桥有个许若葵,弄了个老婆是狐仙,后来生了格女儿,长得聪明伶俐,十分讨人喜欢。

狐女长大成人,那狐仙要为女儿选女婿。她登上芳桥阳山顶,四面一看,看中棠下张家家风醇厚,是七代书香门第,就把女儿许配给张家的儿子为妻。陪嫁是一只官箱。官箱里有一条乳窠被那样的大被子,还有一条蓝布围裙。

狐女结婚这天,来贺喜吃酒的客人很多,非常热闹。晚上,留下来的远客要睡觉了,但盖被不够。新娘晓得了,就把官箱里那条被子拿出来给客人盖。客人见是一条小被头,心想这么多人怎么够盖呢?新娘安排大家睡在通铺上,把灯火吹熄,睡在两头的人再把被角一拉。果然,小被头一拉成了大被头,而且又暖又舒适,都讲这条被头是宝贝。

狐女的围裙也是宝贝。粮商放船来下稻,只要把围裙在仓里一放,仓里的稻就下不尽了。晒在场上的稻,狐女只要腰束围裙,手握扫帚,站在稻堆边,四面扫扫,明明是一小堆稻,竟然挑不完。伙计们都很奇怪看看稻仓里装得很满了,只好告诉说:“仓里装不下了。”狐女笑一笑,解下围裙,稻也就挑完了。围裙还能防火。有一次,村上火着,她家的房屋没有烧掉。火着后,狐女在家门前开了一口井,到现在,那间老房子和井还在。后来,这条围裙不见了,传说给狐仙收去了。

狐女很贤惠,有经纬,克勤克俭,治家创业,不到几年,家境兴旺,家财富裕,代代子孙都有读书人。狐女的子孙就是现在棠下张家的一支人马。

许丹忱遇狐仙

相传清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正月十二日,扶风桥许丹忱到宜兴城里来,途中遇到一个美貌女子,望着他笑,许并未解意。这一天,许丹忱未及回家,住在东门外的亲戚家里,半夜里听到有人敲他的房门,便起来开门,又未见人,仍回房上床,但见床前站着一个女子,掩面而笑,细看就是白天遇到的这个美女,她说:“我们有夫妇之缘,故来相访。”并讲诉许家中平日的事都很熟悉,和家人一样。丹忱却心惊胆颤,疑惑不解,而又悠忽不见女子。明日,许丹忱回到家中,这个女子又已在他的房中了,见到许丹忱回来,赶忙对其施礼,叫许不用疑惑惊恐。她自信曰:“我姓胡,名淑贞,前世在宋朝真宗皇帝宫中当彩女,你为阉人(太监),两人互相爱慕,约好来世结为夫妇,不意堕入狐胎,遂700年未能有机会,了却我俩的心愿,直到今天才能完成我们的夙缘,望勿再疑。”许丹忱即将异事去告诉其祖父可觐,可觐便跟着来到房中看望,不见女子其人,但是听到女子说话的声音说:“太公请坐,受奴一拜。”丹忱便与她成为夫妻,当时吟有定情诗。在一个月以后,女子又对许丹忱吟起恨别诗,吟后即飘然辞去,丹忱不胜怅然。其后,淑贞经常命侍女素娥来传对丹忱的相思,素娥有时同着秋鸿来,或同着几个婢女春燕、翠云、一枝红、青青柳等来许丹忱家里,帮助料理家务。翌年五月的一天,淑贞派遣秋鸿来同丹忱去会面。叫丹忱闭着眼睛,扶着她的肩膀,只听得风声呼呼,没有多久,便来到万山之中,别有天地,不知这是什么地方。这时,淑贞姐妹都出来接见丹忱,素娥抱着一个女婴来说;“这是许君所生,已有十个月了,取名绿阴。”淑贞取出俱是奇异食品,与丹忱并坐共食,留住四天,但未同寝,仍由秋鸿送归。这年冬天,又遣妇迎丹忱会面,路较近,曰:“此铜峰也。”后来遂不知焉。

许丹忱遇到狐仙淑贞后,告诉邻居仇生元善,淑贞的婢女中有个青青柳,年方二八,容貌俊雅,为使女中第一。因此,仇生便写了一首绣鞋诗,托丹忱赠送给青青柳。柳得诗后,约仇生于九月初六日夜一会。到时仇生到约定的地点等候,只见青青柳拿一壶放在桌上,呼曰:“兄知妹来否?”整衣行礼,仇忙起而答礼。柳捧壶水一杯曰;“此昆仑泉,是我姐淑贞命我为元灵娘娘所备,非是人间之物。”青青柳对仇生说:“我们乃是兄妹,远在五代周朝时,两人因逃难失散,兄落凡尘,妹归仙界,遂互不相知,今有机少聚”,言毕泣下。又言:“妹在山中,日夜为兄祈祷延龄”当时仇生年仅22岁,后来未到40而亡。青青柳早已先知其兄的寿命不长。

狐仙太婆

在清朝的时候,棠下村有个狐仙太婆,其父许若虁,原是扶风人,曾与狐仙女结良缘,生了一个女儿(即是狐仙太婆),该女小时候,父母爱如珍宝。有一天,狐仙对若虁说:“我与你只有三年夫妻的缘分,如今期满,我要回娘家去了,请你不要难过,你好好把女儿抚养成人了,到了十八岁时,由我择配佳婿。”当时许若虁依依不舍,但也无法挽回,只得让狐仙离去。从此,若虁对女儿精心培养,攻书上学。小女孩聪明伶俐,颖悟过人,到了十八岁,长得品貌端正,才学出众,远近几十里闻名,登门求亲者接踵而至,虁葵一一婉言拒绝。

狐仙与虁葵分离之后,时时怀念女儿,一算时间,已经十八岁了。狐仙就登在芳桥阳山顶上,向四周瞭望,觉察到棠下有一个姓张的人家,福星高照,有三代穿了长衫(指有学问、有地位的人),预卜他家今后一定兴旺发达。就近一打听,原来是张绍权家,狐仙便赶到许若虁家,把自己在阳山顶上看到的情况告诉了若虁,就决定把女儿嫁到张绍权家去,并且对女儿说:“我没有什么陪嫁,只有官箱一只,其中有一颗珍贵明珠,一条毯子,一条裙子”,并且交待这三样宝贝的用法。当时,女儿见了母亲,喜出望外,不肯让母亲离开,狐仙安慰她说:“你嫁到棠下去后,我经常会来望你,不要挂念。”从此洒泪而别。

狐仙老太婆与张绍权结婚这一天,宾客盈门,都来贺喜,女客们是盛装艳服,头上也带了珠子,大家到新房里看新娘,见新娘淡装便服,美艳非常。新娘抬起头来,只见她头上的珍贵明珠,晶晶有光,相映之下,其他女客头上的明珠黯然失色,大家非常惊奇,人人夸奖新娘的明珠。当天晚上,远道宾客不能回去,要在张家住宿,被子不够分配,绍权心里非常焦急,狐仙太婆说:“官人不要急,我有办法。”说着就在官箱里拿出一条毯子,绍权认为太小。狐仙太婆说:“不要看不起它,它能大能小。”说着就叫人家把灯火熄灭,把毯子摊开来,要一间就摊一间,要两间就摊两间,最大的房子都能摊到。宾客们人人盖上毯子,又软又暖,睡得非常舒适。

张绍权在族里的辈份很大,族里的中青年都要称他太公,新娘又是狐狸仙子养的,因此称新娘为狐仙太婆。

狐仙太婆与张绍权结婚以后,夫唱妇随,伉俪甚笃,男耕女织,勤俭持家,家道逐渐富裕起来,并且造了几间新房子,种了几十亩田,雇了几个长工,他们对待长工很好,每顿总要三菜一汤,非常客气,个别长工有困难,他们解囊相助,因此,长工们非常感激。

有一天,场上晒了几十担稻,在吃饭时,狐仙老太婆对长工们说:“官人家,今天早一点吃点心吧,把场上的稻子收掉,吃了晚饭,棠下有戏,你们去看。”长工们心里一估计,“这几十担稻子,我们大家一动手就完了,为什么要早一点吃点心呢?”后来,长工们果然提早吃了点心,就收起稻来,狐仙老太婆把裙子一束,拿了几把筷子,坐在靠背椅上发筹,发了一会,就把扫帚从东西南北各方面扫了一会,一直收,一直发,一直扫,场上的稻子一直收不完,长工们觉得奇怪,但也不肯啰嗦,收到夕阳西下,长工们对狐仙老太婆说,仓里堆不下了。狐仙老太婆哈哈大笑,就解下裙子,把扫帚再扫,稻子就收完了。

有一次,绍权卖给粮商几十担稻,狐仙老太婆把裙子在仓里一扬,仓里的稻子就下不完了。

有一天,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场上晒了几十担小麦,到了下午三点多钟,狐仙太婆叫长工们收麦。邻舍也晒了很多的麦,看到狐仙老太婆在收麦,觉得很奇怪,都问她:“婆婆,天气还很早,为什么要把麦子收起来呢?”狐仙老太婆说:“官人家,天马山要下雨了,大家赶快收麦吧!”邻居们不相信。隔不多久,果然乌云骤起,雷雨将至。邻舍们来不及抢收小麦,狐仙太婆就叫大家赶快把麦子堆到场中心,狐仙太婆就拿出毯子来,一堆一堆的盖过去。刚刚盖好麦堆,雷电交加,大雨倾盆而下。等到雨止天晴,狐仙太婆仍旧把毯子卷起来,麦子没有受到半点潮湿,邻舍感激不尽,夸奖她不愧为狐仙老太婆。

狐仙老太婆与张绍权结婚以后,生了几个儿子,真是子孙兴旺。狐狸仙子也经常来探望女儿,但她已经不吃烟火食了。由于家庭富裕,狐仙太婆砌了几只墙门,狐狸仙子也帮女儿定了墙门向口,还开了一口井,现在称为“六大房”。张姓族里准备造起祠堂来,族长请狐仙太婆请狐狸仙子帮他们定向口。狐狸仙子就拿靠背椅在祠堂基的前面坐了一会就走了,族长就派人去追狐狸仙子,问她向口是怎样的?狐仙笑笑说:“摆这张靠背椅的地方就是向口。”说着,一晃就不见了。

狐仙伉俪成美谈

狐仙的丈夫是扶风漕上许若虁,那凡夫俗子如何会同狐仙婚配呢?这就是各人的缘分。这美丽的传说虽是昙花一现,却流传至今。

有一天,许若夔跟着父亲到宜兴去完钱漕。走到屺亭桥,许若夔见桥上第三进上有一个美貌的女子,亭亭玉立,朝着他一笑。许若夔毫不介意的走过桥去,父子俩一个转弯直往宜兴走去。当走到十里牌街中的一顶石桥,许若夔见桥的第三进上仍旧站着这个女子,又朝他一笑。许若夔又毫不介意的走过桥。父子俩一直走到宜兴城,再过长桥时,仍旧看到这个女子站在桥的第三进上朝他一笑。父子俩只管走路,不看她。

过去完钱漕到宜兴南门外,钱糟完好后,许若夔对父亲说:“爹爹今天我们勿要回去了。今朝有一女子,我不认识她却无缘无故朝我一笑,我已见过三、四次,今天就往东门去吧。”到东门找了一个客栈,刚进房间,这个女子又在那里了。而许若夔的父亲一进去,这个女子就不见了。

住了一夜,父子俩就从王婆桥、芳桥转家去。一到家,房门一开,这个女子又在房里了。许若夔很奇怪,这个女子怎么这样快?他下楼把情况告诉父亲。父亲说:“要望望媳妇,看看这个人。”走到半楼梯,听见女子开口了:“公公,你怎么到我媳妇的房里来了?”若夔的父亲说:“你既然叫我公公,为什么我只听见声音,而不见你的人呢?你要给我见一面。”因此,她显了一个后影。若虁的父亲晓得她是仙家了,于是问她:“我年纪大了,还有多少寿?”她说:“公公,你到今年八月中秋,看到桂花树上打球,你赶快香汤沐浴更衣。”后来果真如此。

许若夔狐仙夫妻将近一月,到二月廿三,这女子对若虁说:“我们的缘分已满,我要回去了。现已有了身孕,或男或女,是否要送来。”公公说:“女的要,男的也要。”结果养了个女的,送来许家。

许若夔依照狐仙的话,驮在她的肩胛上腾空而起。二月廿三这一天,经过屺亭桥时,娘娘庙做戏正当闹热。若虁听得下面闹热,出于好奇,眼睛一张,从空中“扑通”一声掉到戏场中间。人家看到空中掉人下来,都要争着去看。狐仙借水变雨,立即落了一阵雨,并把若虁夹起腾空而行。许若夔闭着眼睛再也不敢睁开,只听得耳边“呼呼”的风声,直到狐仙的家。

她家设宴办酒,几个姐妹奉陪,她亲自上阵烧菜。去时,狐仙曾与若虁打过招呼,看到我家的姐妹,要规规矩矩,不好动手动脚,当时若虁答应。但是看到姐妹们长得如花似玉,许若夔在对她敬酒时就动起手来。一动手,姐妹一变都是狐狸,恨不得把他吃掉,这时他的老婆出来打圆场,劝说各位妹妹看在姐姐的面上,不要伤害他。于是,大家仍旧变成绝色美女陪同吃酒吃饭。

酒席散时,若虁看到酒杯实在有趣,他就偷了一只藏在袋里。女人收拾桌子时,发现八只玉杯少了一只。这杯子是从和桥西面老官庄杨家许若夔的舅家借来的。这女子算到也要物归原主,未曾揭穿阻止。散席后,狐仙仍旧送若虁回家。

第二天,若虁拿着杯子到舅家去了。舅舅一看与家里的差不多,就打开箱子拿出来比,杯子一模一样,但是,八只杯子却只有七只,就问若虁:“你这只玉杯是哪里来的?”若虁也未曾会讲,仍旧还给舅家。

听说,后来狐仙的女儿长大以后,嫁到张亦梅祖上,棠下张家也因此兴旺发达几代。